广东省核工业地质局
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建设 » 核地人风采核地人风采
青春在物探岗位闪光——记广东省最美地质队员、省核工业地质局辐射环境监测中心尚耀军

来源:辐射环境监测中心 作者:/祝桂峰 郑晓恒 发布日期:2015-05-06 点击:6044 [返回]

 

   “选择物探我不后悔”
 
     “快看,中巴经济走廊建设我也参与过。”4月20日晚7时许,刚刚荣获广东省首届最美地质队员、省核工业地质局辐射环境监测中心尚耀军,突然打断记者的采访,毫不掩饰自己的兴奋,对着电视中正在播放的“习近平主席访问巴基斯坦”新闻画面,激动地说:“我永远忘不了8年前,参与中巴喀喇昆仑公路扩建地质勘察工作。”
 
 
 
尚耀军对选择物探行业无怨无悔。祝桂峰 摄
 
 
  “选择物探我不后悔。”矮个子、娃娃脸的尚耀军总是笑着回答别人的问题。
  “物探是勘探尖兵,是地质家的眼睛。”广东省核工业地质局辐射环境监测中心主任林强介绍,尚耀军是山西芮城人,1981年3月出生,2004年毕业于中国地质大学(武汉),2014年1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1年来,小尚始终扎根野外地质第一线,既有老一代吃苦耐劳、乐于奉献的敬业精神,也有新一代朝气蓬勃、勇于探索的创新精神,“是新时代学习型、知识型青年的优秀代表”。
  2004年7月,尚耀军报到的第三天,就被派去湖北宜昌上沪蓉西高速公路项目参加地质野外工作。“闹啥了?比我老家干农活还苦。”放下行囊的尚耀军,面对条件简陋的集体宿舍、与世隔绝的深山老林、震耳欲聋的机器轰鸣,使这个初出茅庐的小伙子一下子不知所措,“野外的工作条件和生活环境咋就这么差呢?”
  不经一番彻骨寒,怎得梅花扑鼻香。在老地质队员的带领下,尚耀军很快调整好心态,积极投入工作,每天上山下沟学着跑地调,还漫山遍野地给测量放测点、给钻探编录,不放过任何学习实践机会,虽然每天工作下来,两条腿像灌了铅似的迈不动步子,但他硬是咬着呀坚持了下来。
  两个月后,尚耀军终于认识了钻探施工的具体工序、理解了地质调查工作的步骤与要点,学会了钻探编录的各个要点,而且以大山为伴、与岩石、矿石为伍,逐渐使他褪去了昔日“宅男”的青涩与稚嫩,脱胎换骨,变得爽朗而刚强。
  “远看像要饭的,近看像逃难的,仔细一看是搞物探的。”现为人事科长的董启明告诉记者,虽然这是一句诙谐幽默的顺口溜,但其中物探人的艰辛与酸楚不言而喻。物探行业远离都市,工作环境艰苦,使很多物探专业毕业的大学生望而生畏,有的甚至半途而废,尚耀军却像打了鸡血似的,始终一如继往地扎根于物探行业,不离不弃。
  董启明记得,当年他和尚耀军都被派往重庆彭水项目组工作。其间,搞勘察的他发现每当夜幕降临,人们聚在一起打牌下棋、喝茶聊天时,唯独做物探的尚耀军一人扎进成堆的资料里,挑灯夜战刻苦学习。特别是到了夏季,晚上蚊虫肆虐,尚耀军就一头钻到蚊帐里,埋头读书,一学就是深夜一、二点。“我不抓紧学习,就跟不上趟。”尚耀军总是态度诚恳地对董启明说。
  功夫不负有心人。11年来,尚耀军渐渐地养成了多看、多问、多练、多记的好习惯,不仅熟练掌握了工作岗位所需的技术能力,而且从一名普普通通的大学生成长为优秀的物探“技术男”,对野外物探相关数据,做到了方法选择、测线布设、原始数据准确无误等环节,精细准确、一目了然,成为同龄人中的佼佼者,独当一面的技术骨干,是省核工业地质局辐射环境监测中心的项目经理、物探部主任工程师、物探与遥感高级工程师。
    据了解,在开展大量的区域地质调查、工程物探勘察工作中,尚耀军先后完成了道县至贺州高速公路初详勘勘察、杭州至瑞丽公路贵州境毕节至都格段公路物探勘察、厦门至成都公路贵州境毕节至生机(黔川界)段物探勘察、清远市伦州大桥岩溶专题勘察、广州市轨道交通二十一号线A标段和C标段初详勘勘探、广佛肇高速公路物探勘察、新疆阿克牙孜河斯木塔斯水电站古河槽渗漏物探勘察及惠州核电工程物探勘察等几十个项目,足迹遍布广东、广西、湖南、江西、福建、贵州、河北、新疆等地区,以及巴基斯坦等国。
 
      “每当看到中巴公路,自豪感油然而升”
 
 
 
  尚耀军己成为同龄人中的佼佼者,独当一面的技术骨干。祝桂峰 摄
 
    “我是搞物探技术的,就要扎根一线,解决现场问题。”走近尚耀军,这是他对记者说得最多的一句话,但是采访他身边的同事,大伙却有不同的感觉。
    “这小子,猴子爬不上去的地方他也爬得上!”高大帅气的项目负责人杨斌介绍,做物探的地方,一般常人很难攀登,但每次勘察之前,他们都能看到尚耀军背着仪器满山奔跑,测过点的地方都要绑一条红带,放眼看去,满山遍野都是他跑过的红带子,“格外醒目耀眼”。
    “工作扎实,技术过硬,有股冲劲。”同门师兄陈耀蝉提起学弟尚耀军,赞不绝口:“这小子首次出国,就让我对他另眼相看。”
    原来, 1966年3月18日,中国政府和巴基斯坦政府在北京签订了《关于修筑中国巴基斯坦公路的协议》;1978年6月18日,位于帕米尔高原腹地的中巴喀喇昆仑公路全线通车;2005年11月19日,巴基斯坦遭受强烈地震,中巴喀喇昆仑公路由于受地震、泥石流、坍方、滑坡、岩崩及雪崩等地质病害的影响,处于半瘫痪状态;2006年2月20日,中国与巴基斯坦双方签署《中华人民共和国交通部与巴基斯坦伊斯兰共和国交通部关于改造喀喇昆仑公路的合作谅解备忘录》,决定实施喀喇昆仑公路改扩建项目。
    同年9月,该单位承接了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国际公路——喀喇昆仑公路改建勘察项目,由陈耀蝉、尚耀军等6名地质队员前往巴基斯坦最北的省份吉尔吉特作物探工作,主要做工程前期的勘察,负责勘察道路地质灾害隐患,提出解决方案,为设计提供改、扩建的勘察资料和技术数据。
    “当地条件十分艰苦,难以想象。”陈耀蝉介绍,中巴公路地处高山峡谷冰川地带,区域构造复杂、地势险峻、公路沿线雪崩、泥石流、坍方、滑坡、岩崩等冰川成因的地质灾害频发,“天上无飞鸟,地上不长草”。
    “4000多米的高原上紫外线照射特别厉害。”陈耀蝉看到,尚耀军一踏上吉尔吉特,不到一个小时,皮肤就晒得发红,当天发黑,第二天起皮,第三天脸上、脖子上的皮肤,就开始像蛇蜕皮一样向下掉皮。但令陈耀蝉惊叹的是,从校门毕业才两年的尚耀军,不仅克服了日光曝晒、高寒缺氧、水土不服和孤独焦躁,还冒着各种地质灾害随时发生的危险,翻山越岭,始终冲在第一线,取得了野外第一手地质资料。
    9月29日,天空飘起了鹅毛大雪,尚耀军背着沉重的仪器,终于爬上了海拔4700米高的坡顶。“真的要出人命了,这50米的高度怎能拿的下?”面对近在咫尺的200米距离,有人气喘吁吁地说。“我上。”尚耀军二话不说,冒着漫天雪花独自一人走向目的地。
    物探设备连接好以后,尚耀军打开接收机,将仪器中原存储的数据删除,为本次探测数据提供充足的存储空间。“快闪开!”陈耀蝉透过白雪皑皑的山顶,突然发现尚耀军背面的山坡上,正有泥沙、石块滑落。只见尚耀军一把将检波器(仪器主机)抱着怀里,凭借敏捷灵活的身手,连滚带翻地躲避了危险。“在这荒山野岭的地方,仪器和生命一样重要。”事后,尚耀军对惊魂未定的同事说。
    林强感概地说,在极其恶劣的环境下,尚耀军他们发扬地质人“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特别能忍耐、特别能奉献”的精神,圆满地完成了中巴友谊之路的扩建地质勘察工作。
    尚耀军则说,每当在电视或网站上看到扩建后的喀喇昆仑公路时,“自豪感油然而升”。
 
 
    “事业和家庭我都要!”
 
 
 
尚耀军工作不仅能吃苦,还爱动脑筋,好钻研,人称物探“技术男”。祝桂峰 摄
 
    “不仅能吃苦,更爱动脑筋,好钻研。”这是该中心总工程师艾桂根对尚耀军的评价。
    艾桂根告诉我们,尚耀军有股钻头般的钻劲,能够针对自己知识和技术上的不足,时刻不忘加压充电,努力钻技术、练本领,使他主持和参与的《杭瑞高速公路贵州境遵义至毕节段第二合同段第17标段施工图设计阶段工程地质勘查》项目,被核工业评为部级优秀工程勘察一等奖。
    2012年,尚耀军考虑到现有勘察软件大部分更新换代快、版本不兼容、通用性较差、操作界面不合理、学习掌握困难、并有单位、行业、地域的偏好或限制等弊端,在单位领导的支持下,他和工程技术部钟文麒等人一同设计开发了千里马勘察CadTools软件。同年8月,千里马勘察CadTools软件获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版权局计算机软件著作权登记证书;2013年7月,该软件被评为核工业部级优秀计算机软件奖一等奖。
 “物探工作要做的好就必须和地质结合。”尚耀军说,这是地质老前辈们留给他的宝贵经验,也是他自己工作经历的领悟。
    2009年5月,尚耀军在湖南通城界(湘鄂界)至平江(黄泥界)高速公路项目勘察过程中,发现地调和钻探资料显示有一隧道是由花岗岩和板岩两种岩性组成。为了对两种岩性的分界面准确定位以及节省钻探成本的需要,设计单位要求物探人员迅速定位一个钻孔。
  “仅仅一个钻孔,就要准确打到两种岩性分界面?”接到任务后,有些同事对如此“刁钻”的要求,议论纷纷、说三道四。“我来试试。”尚耀军一股不服输的倔劲上来了,自己结合已经收集到的地质调查资料,上山沿隧道从头到尾爬了好几回,然后做了两条400米的电法测线,迅速解释出结果,布设钻孔,钻孔设计深度205米。“真是神了!”艾桂根佩服道,实际钻孔也打了205米,最后的结果是花岗岩和板岩的岩体呈犬牙交错状结合,难题得到了解决,受到大家的刮目相看。
    同样,2011年7月,在“清远伦州大桥岩溶专题勘察”项目中,尚耀军通过对该区域岩溶发育情况分析、论证,大胆采用钻孔超高密度法进行跨孔勘察,绞尽脑汁想出了在PVC管壁钻细孔,既阻挡了河底泥沙在钻孔中沉积,也让电流能自由通过PVC管,解决了在平均110m深孔中岩溶极其发育的情况下,难以采用其它物探方法解决的问题。“尚耀军的方法准确地反映了地下岩溶发育情况,从而促进了设计方案的优化,节省了大量资金。”艾桂根评价道。
    有个流传甚广的顺口溜:“有女不嫁地质郎,一年四季守空房。有朝一日回家转,带回一堆脏衣裳。”地质工作的野外性和流动性,决定了物探队员的家庭常是聚少离多。当记者问起尚耀军面对着家庭、事业、生儿育女等问题,如何处理好夫妻关系?“事业和家庭我都要!”尚耀军笑了,他说,妻子是位舞蹈教师,聪慧伶俐、善解人意,不仅理解支持他的工作,而且细心操劳家务,把家里安排得井井有条。
    去年中秋节,匆匆从野外赶回家过节的尚耀军,抱起2岁的女儿又是亲又是抱,但无论夫妻俩如何逗女儿开心,她始终对这位6个月未见面的父亲,不肯叫一声“爸爸”。晚上,尚耀军邀上同事共同聚餐、赏月,小女儿开心得像小天使,对身边的小伙伴炫耀道:“我也有爸爸了!”一旁的尚耀军顾不得众人在场,一把搂住妻子和女儿,幸福的泪水夺眶而出……